69書吧 » 校園小說 » 炮灰修真指南最新章節列表 » 第三百六五章

第三百六五章

文/青蓮樂府
炮灰修真指南 | 本章字數:4733 | | 炮灰修真指南txt下載 | 炮灰修真指南手機閱讀
    白光消失,晃動中止,前后不過兩三息的功夫。

    而等眾人再次能夠看清那邊的情形時,卻發現張依依幾人早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眾人飛奔過去,將那個地方翻了個底朝天,只差掘地百尺了。

    只可惜,依然還是沒有半點張依依等人的蹤跡,哪怕這樣的結果早就在意料之中,但卻依然不知道多么的令人絕望。

    “那個女修真的離開了,撕裂空間,她竟然有這樣的辦法直接撕裂天獄的空間跑了!”

    “可惡,那個娘們竟然敢騙我們!”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她可是立過道誓的,怎么敢不帶我們一起走?”

    “呸,她有什么不敢的,一群傻子,我們就是一群大傻子,通通被耍了!她是立過道誓,可她只是說有那能耐可以帶走咱們之間的五十人,卻并不是起誓言說一道會帶走五十人!”

    大喊大罵之中,終于有人說到了眾人心中最為扎心之處。

    沒錯,那個可惡的女修從頭到尾只是說她有這樣的能耐,她可以帶走這么多人,卻并沒有起誓一定會帶走呀。

    能與會,一字只差,意義卻是天上地下,怪只怪他們全都被那可以離開的機會給迷了眼更迷了心智,竟然連那么低級的陷阱都不曾察覺,而如今,說再多也也是悔之已晚。

    ……

    天獄之外,突然閃過一道并不太過明顯的空間波動,緊接著,張依依直接從虛空之中掉了下來,狠狠往地下砸去。

    張依依根本來不及控制自己的意識,更別說控制身體急速下墜。

    迷迷糊糊間,想象中直接狼狽摔地上的情形卻是并未發生,一陣熟悉的氣息將她拖住,令她整個人安全著地。

    不過,與此同時,身邊砰的一聲響,她那好久不見的小毛球卻是沒那么好的待遇,生生就那般砸到了地上,若非萬幸摔落之處正好是一片柔軟的草地,怕是這會兒好好的毛球得成紙片毛球了。

    沒錯,如天獄中那些人所料一般,張依依這回的的確確是用了撕裂空間這一抬才得以逃出那個鬼地方,只不過施展這一大招的并不是她本人,而是特意趕進去救她的毛球。

    身為空間雷獸,還是王獸,哪怕只是幼崽,毛球的空間天賦也幾乎是一種無敵的存在。

    不過,哪怕撕裂空間是它最擅長做的事,但光憑它一己之力,想要撕裂天獄的天間,還將她這個所謂的主人給帶出來,卻是萬萬做不到的。

    好在,在它這天賦神通的基礎上,喬楚雖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不止,但最終到底還是強撐著也讓毛球超前體驗了一把真正超級無敵強悍的撕裂空間,硬是生生將天獄的界墻都給撕出了一道口子來。

    “師叔,師叔,您快來看看毛球,它情況好像很不好!”

    稍微清醒一點,張依依立馬發現了毛球的異樣,一把將勉強還能認出來的小家伙撈回手中,抱著便往不遠處接應她的喬楚師叔那邊跑去。

    之前在天獄那處石林被破逃亡時,她便察覺到了毛球進入了天獄。

    一路沈跑一路全力感應聯絡毛球,雖然費了不小功夫,但到底兩人之間有主契約在,最后關鍵時刻總算是順利會師。

    再之后,便有了她忽悠那些人找到機會將同伴們收進空間,再由毛球撕裂空間帶出的再好不過的結果。

    雖然她也清楚以毛球目前的境界實力,哪怕有師叔費了這么久精心準備幫忙,可施展超出自身實力太多的術法肯定會有不小的后患,但卻不曾只那么幾息的功夫,毛球竟成了現在這般模樣。

    原本都快長出三條尾巴的毛球,現在不僅只剩下了一條尾巴,整個身子更是縮小到比著當初她頭一回見到時還要幼小瘦弱的狀態,更為主要的是,這會兒怎么搖怎么叫都沒有半點反應。

    張依依此刻哪里還顧得上其他任何,抓著喬楚便立馬求救,生怕毛球就這般再也醒不過來。

    “慌什么,它命大著,死不了的。”

    喬楚嘴巴這般說,不過身體倒是很誠實,頗是輕輕的將毛球從張依依手中接過,當下便將自己的靈力小心翼翼地輸給毛球,直接便開始親自替其療傷。

    毛球此時的狀況雖然很是嚴重,但倒也在喬楚意料之中,畢竟想要將自家小師侄從那牢籠里頭弄出來,所要付出的代價自然不可能小到哪兒去。

    特別是毛球本身,不僅折扣了幾千年的修為,而且還出現了嚴重的反噬,哪怕有他一早提前準備好的治療手段與丹藥,但這一身的傷至少也得養個幾百年才能徹底好起來。

    輸了好久的靈力之后,毛球看上去似乎稍微好轉了一點,至少氣息都平穩了不少,不再似最開始一般,好像隨時都可能斷掉最后一口氣。

    喬楚又往毛球嘴里塞了幾顆特殊的丹藥,隨后吩咐張依依道:“我得取你一滴精血,還有一縷神魂助它調養,它現在的情況光憑自身很難不留下任何隱患,你是它的契約之主,只有你的精血與神魂才能幫得到它。”

    “好!”

    張依依一聽,自然沒有半點意見,當下便照著喬楚的要求取了自己的精血與一縷神魂出來。

    最后,喬楚也不知道到底用的是什么辦法,張依依的那滴精血與一縷神魂竟是化成點點金光,一絲不漏地就那般沒入到了毛球的體內。

    隨后,金光半天不滅,讓毛球里里外外都亮了起來,整只獸看上去就像一個發光的金球團在那兒,說不出來的好看。

    不過,那樣的好看卻讓張依依下意識地皺了皺眉,因為隨著自己的精血與神魂沒入毛球體內,還伴著喬師叔嘴里聽不懂的吟誦之聲,張依依發現自己竟感受到了那一瞬間毛球昏迷之中所無法掩飾住的深深恐懼與不安。

    雖然這種感覺很快就過去,下一刻她便再也察覺不到毛球的那種不妥,反倒覺得自己與毛球之間的關聯越發親密,甚至有種牢不可破之感,可張依依還是心生了疑惑。

    直到喬楚結束全部的治療,將手中的毛球重新遞到她的手中,張依依心中的疑惑卻依然無法散去。

    她有些遲疑地看著喬楚,想張口問卻又不知如何開口,畢竟她是真的不想懷疑自家師叔,也完全找不到懷疑的理由與立足點。

    “怎么,有事要問又不敢問?跑一趟天獄回來,怎么就多了這么個討人嫌的毛病?”

    喬楚哪里看不出眼前之人的那根本掩飾不住的糾結,拍了拍手也不多為難小師侄,自行挑破道:“怕我剛才給你家毛球治傷有什么不妥之處?”

    “不是,弟子怎么會懷疑師叔,只不過……只不過我剛才突然感受到自己的精血與神魂入毛球體內時,它……”

    張依依咬咬牙還是將心中的疑惑道了出來。

    不過,她真不是懷疑師叔故意有什么壞心眼,只不過是怕這治傷過程不小心出了點什么意外而已。

    但她的話還沒說完,卻見喬楚擺了擺手,將她沒說完的話給攔了下來。

    喬楚向來知道張依依五官敏銳程度異于常人,更何況她與毛球之間本就有契約在身,想要依依完全沒有察覺,那還真是太難了。

    是以,見狀他也沒有刻意隱瞞,徑直說道:“你大可放心,它現在的確沒什么大礙了,只不過損耗太大,還得修養個幾百年才行。至于你剛剛察覺到的異樣也不是錯覺,你的精血與神魂的確對它徹底恢復起到了極大的作用,不過除此之外,我還順便替你們之間重新加固了一下契約烙印。”

    “師叔……”

    張依依面色下意識地變了變,一時間有種說不出來的復雜。

    喬師叔的意思她當然聽得明白,所謂的重新加固一下她與毛球之間的契約烙印當然不是師叔說出來的這幾個字那么簡單。

    打上了她的神魂烙印,毛球將來哪怕真正成長為兇獸王,哪怕比她厲害不知多少倍,卻也沒辦法做到強行不顧契約烙印的存在反過來轄制甚至于傷害她,因為他們兩人的神魂已然融為一體,傷害她便等于傷害毛球自己。

    當然,這樣的情況只是針對于地位為仆的毛球,而身為契約中主的身份,她卻不會受到毛球的出現任何意外的牽連。

    張依依清楚的知道,喬師叔這般做,無非是怕將來有一天毛球成長得超出她的掌控范圍時,會因為今日委身為仆而對她心生怨恨,反過來噬主,畢竟兇獸王的驕傲從來都不可能永遠受限于人。

    可當初她與毛球契約之時,她從未想過永遠的挾制毛球,也曾說過將來有一天毛球自己真正長大并且想要離開時,她也是愿意解除兩人之間的主仆契約。

    然而現在,這么突然之間,她與毛球的契約卻是完完全全的變了,變得恐怕想要解除都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她不知道毛球若是知道此事會將如何,總之現在,張依依自己當真有種說不出來的內疚與不安。

    “行啦,別這樣叫我,弄得好像我這當師叔的做了天大的壞事一樣。”

    喬楚哪里不明白張依依的心思,這孩子到底還是心善了一些,也不知道這樣的心善放在修真界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師叔,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當初我與毛球契約之時,曾答應過將來有一天,它想離開的話,會解約與它之間的契約。”

    張依依連忙解釋,并問道:“師叔,現在這樣,將來我若是想解除我與毛球之間的契約,還能解除嗎?”

    “能,只要你愿意自然能,不過就是相當復雜了一些。”

    喬楚也沒難為這孩子,算了,壞人什么的就由他來做,說讓他是當師叔的呢:“放心吧,現在這樣,只不過讓它無法反噬傷害你罷了,兇獸畢竟是兇獸,你得明白有些隱患不能留下。將來除非你有著絕對的能力可以壓制得住它,否則一定要記住師叔的話,絕對不要輕易想辦法解除你們這間的這份契約。”

    說到這,喬楚稍微頓了頓,眼見張依依神色稍微好了些,不由得笑著搖了搖頭道,繼續說道:“你能如此真誠待它,也是它的運氣,放心,此事在它進天獄救你之前,我便已經全數告知于它,順帶加固升級你們之間的那份契約,也是它自個點頭同意了的,畢竟它也怕將來萬一有什么特殊情況發生難受控制,真傷了你也不是它所愿意之事。”

    自行同意,便意味著毛球打心底里就不曾想過會反過來傷害她,甚至于還想著用這樣的方式何護于她,這是對她絕對的信任與絕對的關懷在意。

    得知這個情況后,張依依整個人都松了口氣,傻呼呼的毛球真是讓她心中又感動又心疼。

    “到底還是委屈它了。”

    她輕輕撫了撫手中的毛球,暗自發誓將來一定要對毛球更好更好,總不能白白讓毛球為她如此付出。

    懷中的毛球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主人心中強大的意念,昏迷之中卻是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

    也幸好這會兒它處于昏迷,沒有聽到剛剛喬楚與張依依說的那些話,不然的話只怕恨不得當場跳起來一口咬死喬楚這個狐貍到死的東西。

    噗,它哪里有喬楚說的那么偉大無私,哪里有張依依所想的那般感天動地?

    它的確是點頭同意了喬楚順帶著治傷時替它與依依之間加固契約的提議,可它真不是心甘情愿,真不是那么偉大無悔的呀!

    毛球若是還有知覺的話,一定會撲在張依依懷中嚎啕大哭,喬楚是沒有正兒八經的強逼或者威脅于它,可問題是那做了三十年永遠都醒不來的噩夢早先例早就擺在了它的面前,那樣的滋味它永遠都不想再嘗試!

    它哪里敢不應,救人也好,加固契約也罷,喬楚說什么只能是什么。

    在依依面前裝得跟個道貌偉然世上最好不過的長輩,私底下卻黑心黑肝黑腸子,全身上下就沒有不黑地方,這個可惡家伙把所有的壞通通都使到了它這個無辜的兇獸幼崽身上!

    簡直是作孽呀,總有一天,它一定會找依依狠狠告上一狀揭穿這人偽善的真面目!

    
(快捷鍵 ←)上一章:第三百六四章 返回《炮灰修真指南》目錄 下一章:第三百六六章(快捷鍵 →)
今晚双色球预测一注